万搏电竞首页-江西德兴:养心谷的雨

养心谷风光。

一条锋利的碎石小径从204省道江西德兴万村段突然旁斜逸出,将一段纷纭俗世决绝切割,却以蜿蜒之状顺从一片拢围的山谷,拽领我屈曲深入,抵达它的尽头——那是我此行的归址,一个叫“养心谷”的地方。

比我更早抵达谷中的,是我所恰遇的一个午后,和一场清凉的秋雨,这让南方的山谷有了潮湿的气息。铅灰色的天空呈圆弧形拢合低悬,涂抹着略显浑浊的阴暗。浓稠的烟岚雾霭在缓缓蕴蓄、卷积、泳漾,最终于群山四围流布、缠织、堆簇,成为绵延山体的一部分,将一座山谷修饰与呈现。被遏锁的视野里没有一片云朵,却有几分湿重的、令人晕眩的垂落感和空茫感。和围簇的群岗一样,我的神容里渐渐有了一份静默和肃穆。

纤密的雨被山风轻轻推送,从天空纷扬下来,也从山巅斜织过来,踩着细碎的步履,于山谷集结,凝聚在几顶游移的伞面上。

青山作屏、纵深递进的养心谷,有狭长的体势和跌宕的走势——几栋白墙黛瓦的徽派建筑偃卧谷口、扼守门庭;一幢阔朗的功能建筑盘踞岭上,呼应周野;低洼处温泉井参差罗布、热气蒸腾;团团磨盘石作径随势款转,与环曲迂回的走廊一道勾连左右、衔接前后;再远一些,或方或圆或尖的十数幢木屋别墅各具造型、星散偃伏……这些似乎久违的山野物语交错零落、依形就势,将谷中空间分割又建构,营造出它独具的气质。

豁然张扬的芭蕉东一蓬、西一团,翻弄着风声喧哗,在檐前或舍后刻印下浓绿标识;环谷密植的雷竹一丛丛、一簇簇,宛似绿云贴地翻卷,流露意犹未尽的抒怀笔意;间插的桂子被一场风雨洗涤,收敛了满树繁华,唯剩花落未久的暗香和余绪;累累黄柿从斑驳的枝叶扶摇闪现,点燃南方应有的炽灿;婆娑的垂柳从《诗经》里婉约显影,在池边的堤岸款缓具形,带着古老的时间隐喻……

在养心谷,人工修葺的秩序与自然生长的葳蕤相互对峙又和解、融入,植物的气息混合渗透,空间万物有了一份内在的和谐安宁。

谷中的黄昏会更早一些到来。没有电视,没有牌娱,也没有书,只有彼此疏零的足音和低语,还有空濛的原野和视界,就着无限的山色与秋色以及仅有的风声和雨声,这便有了山谷寻幽、木屋听雨的情绪和意境。

我们伫立木窗前,看光影渐渐暗淡,等待夜晚从山巅流泻,在山谷漫漶,将山谷纵深覆盖。此时人间,黑夜是山谷的容器,山谷是木屋的容器,木屋是我们的容器,几只窗台透泻的幽微灯光,蝉翼般凉薄、吐纳般轻盈,则是大地夜晚的印章、我们灵魂的坐标。

但我知道,短暂属于我的,只是山谷木屋的一页北窗、北窗下一张温软的木榻以及窗外持续低徊的风迹、深情婉转的雨声。雨水秉持云朵的旨意,带着多变的节奏和随意的性情,把世间万物一一光顾并摩挲,最后注入植物与泥土深处的河流,也注满我小小的心房,和愈深至浅的夜境。

天会渐渐凉,雨会渐渐停,我会很快转身离去,带不走谷中的一砖一瓦、一草一木,也带不走谷中的一风一雨、一烟一岚,但我并非一无所获,我会带走一颗被山谷夜雨浆洗一空的清心。(咏 梅 程杨松/文图)

《人民日报海外版》(2020年11月05日第11版)

责编:张靖雯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funwithxp.com

标签:,

Related Post